安家正 呕心沥血评说文登学传人

正文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文化文登
2015-05-19 08:49:05    来源: 《威海晚报·今日文登》
    已过古稀之年,本该安享天伦之乐的安家正放弃了优渥安逸的晚年生活,追随着永在路上的文史梦,决绝前行。尽管右眼失明,左眼视力仅存0.25,却仍然坚持每天看书写书;虽著作等身,出版了《胶东当代文学史略》《胶东通史演义》等30余部作品,却依旧数十载笔耕不辍。近日,他完成了《赛时礼评传》,用20万字写出了赛时礼顽强不息的革命精神及对文登学文化的传承。 安家正表示,他将人生20年最美好的时光献给了文登,他视文登为第二故乡。5月11日,记者赴烟台采访了安家正,了解他与《赛时礼评传》背后的故事。

    已过古稀之年,本该安享天伦之乐的安家正放弃了优渥安逸的晚年生活,追随着永在路上的文史梦,决绝前行。尽管右眼失明,左眼视力仅存0.25,却仍然坚持每天看书写书;虽著作等身,出版了《胶东当代文学史略》《胶东通史演义》等30余部作品,却依旧数十载笔耕不辍。近日,他完成了《赛时礼评传》,用20万字写出了赛时礼顽强不息的革命精神及对文登学文化的传承。

    安家正表示,他将人生20年最美好的时光献给了文登,他视文登为第二故乡。5月11日,记者赴烟台采访了安家正,了解他与《赛时礼评传》背后的故事。

    七年五稿方成书

    伴着一路大雨,记者来到安家正的家。此时,75岁的安老正借助灯光拿着放大镜,趴在书桌前认真看书,身旁堆放着经历五次修改终成定稿的《赛时礼评传》。就在这个房间里,安家正用七年的时间,修改五稿写出了《赛时礼评传》,将这股英雄气永远地留驻笔端,说给后人听。

    “我和赛老是好友,最开始的思路是以亲历者的身份写他的生平传记,但在完成第一稿之后,我却发现整篇作品的角度偏低,综合考量之后决定改为写评传。”安家正介绍说,第二稿修改时,发觉角度还是偏低,后经与好友,威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、国家一级作家陈全伦反复沟通交流,最后一致认为作为文登学子杰出代表的赛时礼,身上有着浓厚的文登学精神,应该结合文登学来提升高度。此后,安家几乎将前稿全部推翻,进行第三稿的修改。在随后的第四稿中,整部作品达到了40余万字。但考虑到读者阅读存在的局限性,他将大量分析性的内容删掉,终成第五稿,成就了20万字的《赛时礼评传》。

    展现当代文登学人风采

    安家正此前曾在创作《胶东文学史略》过程中,意识到里面关于赛时礼与文登乡土的关系内容较少,觉得比较遗憾。他还记得赛时礼在世时,有人说“赛老,你本身就是文登学的骄傲。”赛时礼回答说,“马马虎虎算一个吧。”经过一番思考,他就觉得赛时礼具有典型的文登学精神,为此他不断思考着这样一个问题,“赛时礼体现的文化品位,真、善、美的追求,有着多么深刻的历史烙印?又有着多么深沉的人文关怀?”

    安家正发现,在赛时礼身上体现了文登学最为动人的风采,那就是政治理想与文化追求的高度统一。无论是历史使命感还是社会责任感,无论是光芒四射的人格魅力,还是锲而不舍独立思考追求真理的精神,抑或前潜行在历史深处的忧患意识,或者体现在日常生活中的‘陋巷’精神。这一切都在向世人证明——他是文登学的传人,是文登学的学者。

    为了展现赛时礼作为当代文登学的风采,安家正不顾右眼失明,左眼也仅剩0.25的视力努力写作。为了保护他仅剩的左眼视力,夫人邹淑香每天都给他读书读报。

    为了写作,他或依靠放大镜,或直接将眼睛贴在离稿纸很近的地方。他写一会儿就得歇一会儿,日复一日,从寒冬到酷暑,草稿用了不计其数,卡片、笔记本能装上一麻袋。期间多次住院,但他始终没有中断创作。

    “除了身体上痛苦外,创作时搜集材料的过程也非常艰难。”安家正说,他在查找《赛时礼作品选》时,遍寻烟台也没找到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他与陈全伦通话之后,得知陈全伦有该书后,高兴坏了。

    期间,峻青多次写信鼓励安家正,在电话里对安家正有过这样的肯定:“现在像你这样敢于担当的学者太少了,希望你用赛时礼的精神写完它。”

    视文登为第二故乡

    “我对文登非常有感情,一直视文登为第二故乡,因为我一生中最好的20年就在那里度过的。”安家正告诉记者,他是烟台市芝罘区人,1963年从曲阜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后,就到文登一中任语文老师,并在文登一待就是20年,至今他对在文登工作的往事还历历在目。

    1975年,安家正参与了文登乡土文化教材的编写工作,教材主要内容是天福山起义。接到这项任务,从小酷爱历史的安家正走访了全国多地,采访了当时健在的张修己、吕志恒、林一山等天福山起义的主要负责人,顺利完成了教材的编写,受到了有关部门的肯定。随后,安家正参与了以天福山起义为主题的大型现代戏《烽火寨》的编剧工作,这部戏曾轰动一时。

    “我在文登期间还有幸参与了《文登县志》的调查撰稿工作。”安家正说,那段时间,他和同事们骑着自行车几乎转遍了文登,走访了当时文登800多个村庄中的500多个,其中对每个乡镇大集有多少商号、卖什么、户主叫什么、营业额是多少等都调查得一清二楚,这也让他对文登的风土人情有了更深的了解,对文登的感情也更加深厚。

    1982年,安家正被调到烟台教育学院任教。虽然离开了文登,但他与文登的情一直延续到现在。有一点常为安家正所津津乐道,那就是他的儿媳、女婿都是文登人。2011年,安家正历时2年多时间创作的《胶东通史演义》出版发行,引起了不小的轰动。该书主要写的是烟威两地,其中不少内容都涉及到了文登,包括有秦始皇、汉武帝东巡、召文台、文登学、张保皋、全真七子、明朝设卫、文登“霸埠口”官司等内容。而这些素材的收集还要追溯到他在文登时候的调查研究。其中清末发生在文登的“霸埠口”官司,历史资料相对较少,而当时他曾对文登的埠口、高村等地进行了详尽的走访调查,了解到了整个事件的经过。

    “如今准备出版《赛时礼评传》,又将我和文登联系到了一起。目前我只盼望该书能够早日出版。”安家正说。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安家正和妻子虽然都是大学教授,但为了做学问,两人仍住在4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,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,一张书桌还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老写字台,因为他们的积蓄除了看病外,几乎全部用在了写书出书上。

    “安老师有时说话不算数。”陪同安家正接受采访的吕国钧说,“追随安老师这么多年,我和许多粉丝一样经常劝他注意休息,而他每每在写作一篇稿件时总会说‘搁笔之作’,但接着还是一篇一篇地出。这次写赛时礼又说搁笔之作,我不信。”

    “安家正委托我帮他出版这部作品,但目前遭遇资金难题,希望社会上的爱心人士能够出资帮助。”作家陈全伦表示。

    记者 时新元 文/图

    来源: 《威海晚报·今日文登》
    编辑: 时新元
    相关热词搜索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