苘红伟 用长篇小说演绎悲情人生

正文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文化文登
2015-05-27 09:22:38    来源: 《威海晚报·今日文登》
    近日,文登本土作家苘红伟撰写的长篇言情小说《新娘祭》由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。这部21万字的小说设置的时间是清末民初,以文登一个小山村和大连为背景,主要讲述了男主人公张梦寅与他生命中两个女人丑媳妇、田红枣无奈的悲情命运故事。 作品一经出版就广受好评。5月24日,记者采访了苘红伟。她表示,自己创作这部悲情作品,是希望读者从中感悟到别样的人生道理。

        

    红伟正在创作长篇言情小说《新娘祭》

        近日,文登本土作家红伟撰写的长篇言情小说《新娘祭》由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。这部21万字的小说设置的时间是清末民初,以文登一个小山村和大连为背景,主要讲述了男主人公张梦寅与他生命中两个女人丑媳妇、田红枣无奈的悲情命运故事。

        作品一经出版就广受好评。524日,记者采访了红伟。她表示,自己创作这部悲情作品,是希望读者从中感悟到别样的人生道理。

        母亲的讲述引发创作冲动

        如果你有网易博客,你就会发现网友“红薇”的《新娘祭》系列文章很是受欢迎,从第一章的《父望荣家门,缘定乳孩提》,到第二章的《缘断花烛前,心死洞房内》,以及到三十章的《见娇妻已阴阳相隔,留思念剜心切肤》最后一章《尾声》,篇篇都精彩绝伦,吸引了诸多网友的关注。

        对于为什么会创作这样一部言情悲剧小说,曾从事20多年学前教育,现为文登作协会员的红伟说,主要是受两方面启发。一方面来自她的母亲。她的母亲出身于上世纪二十年代文登一个较富裕的大户人家,她自小就聆听母亲讲述很多一般人不熟悉的民俗,以及因为这些害人的封建礼俗而引发的令人震惊的婚姻悲剧故事。另一方面来自对当下的反思。在物质极大丰富的今天,人们拼命追求的是各种欲求的满足,似乎对真、善、忠、贞、义、诚、信等道德意识模糊了,对爱情、亲情和友情的责任、担当、忠诚及感恩等诸多人间温情也冷漠了。

        “前辈在爱情、亲情、友情面前的忠贞、担当和感恩等表现,让生活在今天的我们有一个对人性人情等问题的思考和审视。”红伟说,她决定创作一部长篇小说,来给人们以心灵启迪。她自幼喜欢文学,擅长写作,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能动笔,直到20108月,受到家人鼓励,她开始构思创作。

        创作过程中,红伟品尝到一些从未体验过的乐和苦。乐的是,她觉得自己可以像个上帝一样,掌控小说里每个人的命运及生杀大权。特别是那些作恶多端的歹人,当他为非作歹到了极限时,便立即让他受到应有的惩罚,很是痛快。苦的是,她又觉得那些人物从不自己主动走出来做事,如果一个照顾不到,就会躺在角落里睡着了,这就需要她随时提醒自己。

        创作曾陷入瓶颈

        “一大清早,梦寅他们一行迎亲的花轿刚走。按照约定俗成的惯例,媳妇娘家人送‘鞋盒子’的人,就来了……”小说里这样描述了文登的婚嫁风俗,而故事中还挖掘了诸多文登当时婚丧嫁娶方面,而如今为人们所不知的各种奇异古俗,使故事具有了独特性。

        为了让作品内容更饱满和鲜活,更有合理性,红伟在根据记忆中母亲曾经讲述的基础上,又走访了一些民间老人,查阅了一些历史资料,更全面地了解了一些旧时风俗,了解了胶东人伪满时期在大连的真实生活状态。同时,小说所讲述的人物均来自于社会底层,具有真实原形,也就使得这些人物形象清晰丰满,具有鲜明的性格特点,散发着浓郁的乡土生活气息。创作过程中,她更是努力通过清新淳朴的笔风,用朴实亲切的言语,细腻地描摹一个融情、义、忠、贞、美、丑、善、恶等诸多要素于一体的凄婉唯美爱情故事,使其凄楚而不绝望,悲婉而不消沉,充满正能量。

        20112月,11万字初稿完成。红伟在准备进行第二稿修改时,突然发现自己陷入了瓶颈,不知该如何修改了,尤其是小说的一些表现手法。“突然觉得自己害怕,害怕看见自己的作品,因为不知道该如何下手。”红伟说,她决定暂停修改,让自己多“泡书”。为此,有闲暇时间她就看书,尤其是大量的小说,其中令她最有印象的就是作家莫言的全套小说。这样如饥似渴的学习,让她对小说的描写有了更加清晰的认识。

        计划创作苦情三部曲

        不敢动笔的日子,整整经过1年多。后来,红伟突然发现,她小说最大问题在于结尾不够完整,上下衔接的跨度太大。苦苦思索之后,她决定增加张梦寅的梦幻部分,从而串起整个故事,使其完整又动人。经过不断补充修改,至今年出版时,全书已达到21万余字。

        记者了解到,这21万字的作品都是红伟一笔一画手写出来的,全书前前后后修改了3遍多,工作量非常大。但这在红伟看来并不算什么,重要的是自己的作品能够带给读者以心灵触动。“我觉得创作就该投入真感情,在写这篇小说时我就曾多次被人物的命运触动而哭泣。”红伟说,当自己的作品如果能够触动读者的心灵,调动读者内心的情愫,令人有所启发,那就是成功的,这是她所努力追求的。

        如今作品出版发行,红伟收获了读者们的肯定。有读者这样评价这部小说:人物形象鲜活,故事构思符合时代特点,风俗、人情、思想都相当到位,时、地、人描摹也很细腻,确实是真情感投入,又有相当笔下功力,让读者在不知不觉中随主人翁悲愤激动,伤感落泪,并引起对不同时代人性问题的思考。

        苘红伟说,她还有着苦情三部曲的计划,时间跨度从清末民初一直到现在,包括《新夫憾》《新妻泪》。目前,她决定暂时搁笔,时间成熟了她再进行创作。她现在主要是读书和创作短篇小说,已经创作了短篇小说《光明瞎子》《对亡妻的悔》《三寡妇》等。

    来源: 《威海晚报·今日文登》
    编辑: 时新元
    相关热词搜索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