雄鸡藤上立 茂树发新花

正文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文化文登
2016-01-06 09:53:42    来源: 《威海晚报今日文登》
    “一根藤,一只鸡,一棵树,一朵花”,几个小小的意象,串起了文登青年作家孙世平的文学创作之路。如今他已经出版一部长篇小说,并还在孜孜不倦地创作。孙世平表示,一根坚持天性的藤让他开始思考,一只喜欢打鸣的鸡让他找到创作的愉悦,一棵安静生长的树让他重拾梦想,一朵自由行走的花让他驰骋在文学之路。2015年12月28日,记者与他深入交流。

    “一根藤,一只鸡,一棵树,一朵花”,几个小小的意象,串起了文登青年作家孙世平的文学创作之路。如今他已经出版一部长篇小说,并还在孜孜不倦地创作。孙世平表示,一根坚持天性的藤让他开始思考,一只喜欢打鸣的鸡让他找到创作的愉悦,一棵安静生长的树让他重拾梦想,一朵自由行走的花让他驰骋在文学之路。2015年12月28日,记者与他深入交流。

    思考  缘于一根坚持天性的藤

    孙世平自小喜欢读书、写作,二十多年前就开始在报刊上发表诗歌、散文及报告文学。后来由于工作繁忙及家庭拖累,渐渐放弃了文学爱好,近十年没动笔创作。

    是什么让他又拿起了笔呢?孙世平向记者说起这样一件事。家里楼梯有个铁艺扶手,他在楼梯下养了一棵山药,藤苗生长,他把藤蔓缠在了楼梯上,希望它能缠绕生长。可是他发现每天早上把它盘上去,晚上它就散开了,连续几天如此,让他很是疑惑。

    后来,在洗手时,发现水流进排水管是旋转着下去的,他突然想起来,在北半球旋涡和藤蔓的生长都是逆时针的。于是他把山药的藤蔓反过来缠绕了一下,之后它再也没有松开过,爬满了楼梯,郁郁葱葱。

    这让孙世平很受触动,思考了很久。发现原来世间万物都是有天性的,顺着它的天性去做,即使辛苦,即使遥远,它也能走下去;,而如果反着它的天性,即使看上去是一条捷径,它也可能掉头而去。联想到自己,他开始自问,自己的天性是什么?到底怎样才能找到自己的快乐?

    带着这样的疑问,孙世平开启了思索之旅。

    定位  喜欢做一只“打鸣的鸡”

    “提起往事,这就会让我想起‘公鸡打鸣’。”孙世平说,参加工作后,他开始在《威海日报》《杂文报》等报刊上陆续发表文章。有一次,他和一位编辑聊起了文学,双方当时聊天的情形还历历在目。

    孙世平说,:“前人文章浩如烟海,水平高不可攀,咱们再怎么写也超不过人家,所以感觉在文学上的这点努力,实在是不自量力,或者说前途渺茫,写作的意义到底在哪里?”

    那位编辑回答他:“难道老公鸡能打鸣,小公鸡就不能打鸣?江山代有才人出,各领风骚数百年。”

    一席话,给孙世平很大的触动。他知道世上的鸡有很多种,其中有专门打鸣的报晓鸡,而自己就是一个乐于思考、乐于表达的人,创作对他是一件快乐的事,他的天性更喜欢做一只“打鸣的鸡”。

    孙世平觉得,虽然创作过程有时很痛苦,但这是一种美丽的痛苦,是一种饱含着希望和快感的痛苦,是一种乐在其中、欲罢不能的痛苦,写作可以让他找到更高层次的愉悦与欢乐。

    寻梦  做一棵安静生长的树

    十年后,孙世平重新静下心来,决定做一棵安静生长的树,重拾年少时的理想,把曾经的构思重新打开。

    在向梦想靠近的过程中,孙世平发现《红与黑》《罪与罚》等世界名著,都是从真实的案例中得到启发而创作出来的。身为刑侦民警,他发现身边有很多实际的体验可以运用。

    “我想用手中的笔,记录下这个时代,展现基层公安民警为长治久安而付出的努力,表现与恶势力斗争的不屈精神。”孙世平说,他想通过自己的作品,记录一下他的思想,纪念一下他的青春。

    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。在不知不觉之间,他的首部刑侦题材的小说《飞鸟掠》成篇出版。写完这部小说,他重新找到了自我,找到了那个追求心中梦想的自己。从此一发而不可收,很快又开始了新的创作。

    孙世平认为,写文章就如同做人,要有大的历史观,一种大的格局观,并形成一种大的情怀。写文章还要有见地,不断积累沉淀,并努力提炼表达能力,用简短幽默的语言把事情说清楚,在创作中要带有感情,用心创作,只有先打动了自己,才能去打动别人。

    绽放  犹若一朵自由行走的花

    孙世平每当心有所触,灵感来临,都会在心中记下,闲暇时进行创作,并且会发布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“森阳工坊”里。正因如此,《最好交情见面初》《坐立不安》《一个加油工》《雪落召文台》《背着饽饽去远行》《秋之炫彩》等一篇篇妙文便呈现在读者面前。因为他的文章广受关注,《威海晚报》特意给他开设了一个专栏:世说平弹。

    读过孙世平的文字,会发现每一篇都有韵味,语言平实,贴近生活,同时视角立意高远,以小见大。在《两辆捷达车》一文中,通过两辆捷达车的不同命运,以小见大地反映出人生需要奋斗的哲理。“一辆只跑了8000多公里,在路边停放着居然被撞坏了,另一辆安安稳稳跑了八十多万公里,直到换车才退休。”

    “每一个在农村长大的人,都有一个梦里的村庄。这个村庄一定有一条蜿蜒的小河,承载着我们关于童年的记忆。”《梦里的故乡》一文,则以界石镇柳林庄村为点,以一种大文化情怀,大格局的视野,写出了“那些即将和柳林庄一样消失的村庄——我们梦中永远的故乡”,受到了人们的热读和追捧。

    孙世平说,《飞鸟掠》的篇首引用了一句泰戈尔的诗: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,而鸟已飞过。我们不是飞鸟,我们只能贴地而行,像萨顶顶的歌词写的那样,争取做一朵自由行走的花,让自己的人生在时代的大地上,留下一路绽放的足迹。《今日文登》记者 时新元 文/图

    来源: 《威海晚报今日文登》
    编辑: 时新元
    相关热词搜索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