饱含情与真 光彩写华章

正文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文化文登
2016-01-19 10:41:33    来源: 《威海晚报今日文登》
    作为文登中青年作家典型代表之一的于福水,曾在《爱人》《家庭之友》《知音(海外版)》等诸多知名杂志发表过系列文章,她努力寻找一条跟自己修养、经历、个性和思维相吻合的文学之路,用一颗真诚的心、一片诚挚的情去创作,表达自己最独特的声音。 1月16日,记者采访了省散文学会会员、文登作家协会副主席于福水。

    作为文登中青年作家典型代表之一的于福水,曾在《爱人》《家庭之友》《知音(海外版)》等诸多知名杂志发表过系列文章,她努力寻找一条跟自己修养、经历、个性和思维相吻合的文学之路,用一颗真诚的心、一片诚挚的情去创作,表达自己最独特的声音。

    1月16日,记者采访了省散文学会会员、文登作家协会副主席于福水。

    让母亲骄傲  一个字挣一元钱

    于福水自小便喜欢读书写作,尤其是读书,简直让她着了迷。上世纪70年代的农村,孩子的课外读物很少,可她偏偏又爱看课外书。亲戚、邻居家糊墙的报纸都被她仰脸、翘脚、侧身看个遍。不仅如此,她少有的零花钱也基本都用在了买书上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于福水对写作也越来越痴迷,但能够坚持写作却颇有一番渊源。

    “曾有人问作家史铁生:是什么使你走上了写作之路?史铁生回答,为了让母亲骄傲。有人会认为史铁生的动机不够高尚,但我却被他淳朴的话语深深地感动了,也非常有同感。”于福水说,虽然她的写作最初是出于爱好,但坚持下来的动力却来自母亲,希望自己可以让母亲自豪。

    于福水说,养儿防老曾是农村人普遍的观念,觉得只有生了儿子才可以挺起腰杆,她父母也深受影响。因为家里只有自己和妹妹两个孩子,很长一段时间,面对父母她总是有不尽的愧疚,总想让自己早一点长大成才,给父母减少一些遗憾,过得轻松一些。

    1999年,于福水试着向《人之初》杂志社投了一篇不到两千字的稿子。令她没想到的是,不长时间稿件居然被采用了,更令她没想到的是居然收到1600元的稿费,而当时她的月工资还不到500元。她的第一个反应就是,终于可以让父母过得轻松一些了。随后,她陆续在《爱人》《家庭》《家庭之友》《知音(海外版)》《人生与伴侣》《做人与处世》《演讲与口才》《涉世之初》《年轻人》等杂志上发表稿件。

    对于如此高的稿费,于福水的母亲开始怎么也不相信,闺女文章里的一个标点符号,就可以挣一元钱,后来每次去邮局领取稿费,于福水都要带着母亲一起。拿到钱,母亲的那份自豪和扬眉吐气让她心酸,也更加坚定了写下去的信心。对于于福水发表的每件作品哪怕是一个小豆腐块,她母亲都如获至宝,反复阅读,并送给亲朋邻居看。如今,在她的努力下,母亲的生活终于可以过得安定和满足了。

    获名家指点 开拓写作天地

    于福水认为,写作这个爱好是高雅的,是值得为之付出精力的。她曾在自己的一个中篇小说里,安排主人公有这样一段独白:“物质生活不足,可以通过劳动智慧得到改善;精神世界一旦贫乏,却是金钱无法填补的。”是的,她认为,写作也是情感的一种发泄方式,一种精神寄托,现实里无法实现的,通过文字方式表达出来。对于内向、惧怕交际的人来说,只有在文学的家园里,才能感觉到生活的充实和踏实,精神也不会流离失所。

    现实生活中的于福水,是个很内向很怕羞,也很口拙的人,也可以算得上有社交恐惧症。在与生人打交道时经常会面红耳赤,语无伦次。而这些苦恼无人可讲,幸好还有文学,她可以将自己的烦恼和困惑,诉至文学作品里,这也让她越来越迷恋文学。

    “随着创作之路越走越远,我发现了一些问题。”于福水说,由于一开始,她写作的方向就是休闲杂志类的,文风一直是那种婉约、小资的调子。偶然的机会,文登知名作家陈全伦看到了她的稿子,他说:“休闲杂志虽然稿费诱人,但不能提升自己的写作水平。你文笔挺好,为啥不试着写点纯文学的稿件?如果总是写这些休闲小文体,就把自己的文学路堵死了。”

    听到这些话,于福水很受触动,决定要去改变自己的创作思路和方向,努力尝试写散文和中短篇小说,慢慢地收获越来越多,陆续创作了小说《冒号》《秋雨婉约》《岁月留痕》《情惑》等,散文随笔《那些写信的日子》《妈妈的饺子》《搓澡的阿姨》等,诗歌《走近梅香》《细雨中,我回到记忆的故乡》《岁月无语》等,其中更有多篇作品获奖。

    饱含情与真 走自己的创作路

    于福水说,因为偏爱散文,平日读的散文书较多,读过了不同名家的散文集,比较了不同的作品,明白了一些文学创作的道理:众多名家形成不同的风格,取决于他们不同的经历、思想、情感、修养以及各自的审美观,从而亦可以说明,对名家的创作,只求表面与技巧的模仿,是难以取得要领的。

    结合自己的创作经历,于福水发现,那些感人的作品,之所以感人,就在于饱含的情与真,作者如果没有一颗真诚的心,一片诚挚的情,恐怕怎样的妙手,也创作不出佳品来。思想感情空乏,勉强写出来,即使刻意雕琢,辞藻华丽,也没有光彩,反而感觉矫情造作,读起来乏味;如果有感而发,有情可抒,便能一气呵成。

    慢慢地,于福水开始寻找一条跟自己修养、经历、个性和思维相吻合的创作道路。在一次征文的颁奖活动现场,有个读者表示,相比那些讲大道理、逻辑性强的征文,更喜欢于福水的真情故事,看了开头就有兴趣读下去。于福水听后,很是感慨:“这是对我的最大夸奖”。

    于福水觉得,作品必须流露出自己独特的声音,不能人云亦云。对于写作的过程,既需要真情也需要经验,更需要实力,这样才能走出自己的独特的路子。《今日文登》记者 时新元

    来源: 《威海晚报今日文登》
    编辑: 时新元
    相关热词搜索: